calcira

如果语言是局限的,永不可能完全表达它所被期盼而表达的内容,那语言是否完全表达了它所表达着的不完全的内容呢?如是,那语言还是绝对局限的吗?

在幻想的世界,因幻想的天空太广,我们不知何去何从。

在现实的世界,因现实的土地太真,我们不知为何匆忙随笔。


人分析梦,却不知道现在人所做的一切是否是另一个梦。

所谓的正与负,到底是人类自己的标准,还是自然的规定?